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白骨大圣

第406章

白骨大圣 咬火 5821 2021-04-27 08: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白骨大圣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脸鬼陶罐、人面蝽阴虫的事。

  还得要从半年前说起。

  月羌国国王在让不相干的人退下,只留下最信任的晋安、库力江、古丽扎尔三人,开始目光沉重讲起一切原由。

  半年前,沙漠上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沙暴,一夜搬空许多座沙丘,那一夜不仅露出了被黄沙吞噬几百年之久的黑雨国旧址,沙漠上还多了许多奇怪事。

  比如干旱。

  比如沙漠上多了许多跟魔鬼有关的杀人、吃人事件。

  再比如沙漠上多地发生剥皮惨案。

  ……

  晋安在祭祀神殿下看到的人脸陶罐碎片,就是自那以后陆陆续续从上游漂来,顺着地下河水脉流经月羌国,然后被看守水源的祭祀打捞上岸的。

  他没有猜错,这些人脸陶罐的确都是用来献祭的祭品,而且这祭品的出处跟姑迟国有关。

  月羌国就有关于千年前姑迟古国的一些记载,姑迟国的每年十二月左右,是他们的祭祀大典,族人集体进圣山朝拜神明与葬在圣山里的先祖。

  而祭祀大典上的祭品,就是这种人脸陶罐,活生生剥开奴隶的胸腹,心脏还在跳动时,掏空内脏封存进陶罐里。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到圣山,偷走他们献祭给神灵的祭品,这些姑迟国的人还想出了在人脸陶罐里培养人面蝽阴虫的阴毒手法,用来替他们世世代代看守圣山、祭品。

  这人面蝽阴虫的炼制手法很阴毒,把奴隶折磨到绝望,精神崩溃,然后拿刀割下脸皮续接在人面蝽的背上,姑迟国的人大祭司相信这个时候剥下的人脸表情是最恶毒最痛苦的时候,能借助人面蝽背上的恶毒人脸吓跑一切胆敢进圣山的人。

  不过,顺着地下河漂流到月羌国的那几只人脸陶罐,全都是已经打破,里面的人面蝽、作为祭品的人体器官都不知所踪,也许是在湍急的地下河里被撞破了吧。

  既然人脸陶罐已破,就只剩下毫不起眼的破烂陶罐,月羌国也就没把这几只破烂陶罐当一回事,最主要是,他们没想到这人脸陶罐里的人面蝽会那么邪门,只一个人面蝽就迷惑住国王,差点让月羌国亡了国。

  说到这,就又要扯回一开始的话题了,半年前,沙漠上发生大变,不仅黑雨国短暂重新人间,沙漠多了很多有关于魔鬼杀人吃人的传说,就连已经消失千年之久的姑迟国藏尸岭里,也跑出不少像人脸大尸蟞、人面蝽这些稀奇古怪的生物。

  好像是一场大沙暴把藏尸岭的很多东西都吹散到沙漠各处。

  “十二月吗?”

  晋安觉得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当初棺材铺老板林叔跟他说起过,姑迟国圣山平时是一座山岭,但在每年一次的祭祀那天会在沙漠里化海,所以也被人称作化海圣山。

  十二月是祭祀大典,意思是只有在每年的十二月才有一次机会见到姑迟国圣山吗?

  现在他对姑迟国的遗址位置,已经掌握到几条重要线索,沙漠最深处,往南走,十二月有一次机会。

  想到这,晋安抬头看向虚弱躺在床上休养的月羌国国王:“国王,那你还记得当初朝见你的那支沙漠神秘旅客长相吗?”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把一个完整的人脸陶罐送给国王你?”

  在场几人里,就只有国王和库力江见过那伙人,但他们每次回想那天记忆时,记忆里只有模模糊糊的人脸,记不住一张人脸,就像是有人对他们的记忆动了手脚,完全回忆不起来那天具体情况。

  “虽然我记不起来他们长相,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这也是我一醒来就马上急着要见晋安道长的原因!”国王严肃说道。

  “在我抱着人脸陶罐的半年里,大多数时候都是被人面蝽迷住心窍,不过也有偶尔清醒状态,人脸陶罐之所以不杀我,它在等,究竟在等谁我也不知道,因为晋安道长说的那只叫…人面蝽的背上女人脸皮,精神非常混乱,完全就是疯掉了的疯子,眼里只有绝望和怨恨,但她的混乱记忆里好几次都提到‘黑雨国’……”

  当说到这时,国王脸色更加深沉了,沉重说道:“所以我猜测,半年前把人脸陶罐交给我的人,会不会就是从黑雨国逃出来的魔鬼,能让人面蝽背上女人都害怕的魔鬼,也只有黑雨国杀人不眨眼的四大魔鬼了。”

  国王忽然话锋一转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库力江:“库力江,你还记得半年前我召见的那支沙漠神秘旅客是几个人吗?”

  没想到国王会突然问向自己,但库力江只是一愣,马上回答道:“回陛下,当时那支沙漠神秘旅客有不少人,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来他们长什么样子,但我记得那些人里地位最高的有五个人,国王那天正好是召见他们五个人。”

  国王目光沉重的继续问道:“库力江你还记得沙漠子民,从小听着长大的‘黑雨国魔鬼故事’吗?”

  库力江毕恭毕敬回答道:“陛下,从小阿帕阿塔就用‘黑雨国’的故事吓唬我,每次我调皮捣蛋时我阿帕阿塔就会用黑雨国四大魔鬼的故事让我听话,我库力江从小没受阿帕阿塔打,从小也没少听黑雨国四大魔鬼的故事。”

  “在黑雨国有四大魔鬼,一个认为吃年轻男女能延缓衰老的疯女人,一个自己把自己制作成干尸的老疯子,一个最喜欢从父母手里骗走小孩子纯净灵魂的魔鬼,一个自称来自不死神国,掌握不死秘术,喜欢扒活人皮炼制长生不死药的黑雨国最恶毒的国师。”

  当说到这时,库力江人惊愕愣住:“陛下您是怀疑……”

  库力江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

  不管换作谁,发现从小听到大的恐怖故事,在有一天成了真,并且几百年前的魔鬼就在身边,都不会淡定从容。

  就连陪伴在国王床边,握着国王手掌的公主古丽扎尔,也吓得下意识紧紧抓紧自己父王的手掌。

  晋安沉吟,他算是听明白国王的意思了,也无怪乎眼前这位月羌国国王会怀疑到黑雨国四大魔鬼身上,因为有太多的巧合了。

  此时国王的一对眉头紧紧拧成川字:“但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从黑雨国遗址里逃出来的四大魔鬼,为什么在那么多沙漠国家里盯上我们月羌国?是因为那些顺水漂流经过我月羌国的人脸陶罐吗?”

  这个时候,晋安眸光冷冽的说道:“或许,那些人脸陶罐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他们通过一些手段得知月羌国打捞起不少人脸陶罐,所以想得到更多的人面蝽阴虫。”

  “但我觉得他们最大的目的,是第二个原因,他们想慢慢控制国王,然后再次剥皮一国的人,炼制长生不死药。”

  什么!

  这……

  在场三人都被晋安这个猜想惊得后脑勺一阵发麻,全身鸡皮疙瘩寒立起。

  对于从小听黑雨国故事长大的他们,对于黑雨国的恐惧,几乎已经根植入灵魂里。

  所以晋安的猜想,能够点燃沙漠子民的内心慌乱。

  相比较而言,晋安脸上的表情则淡定了许多:“这没什么不可能的。”

  他连活了千年,企图借助世俗王朝修改后的屍解仙秘术,死而复生的腾国国主、死了几千年后还能以一口殃气作乱,企图逃出道场阴坟的何首乌山神一口殃气都碰到了,再碰到个一直活了几百年还没死的黑雨国四大魔鬼,脸上表情自然平淡许多。

  再厉害还能厉害过机关算尽的腾国国主?山神一口殃气?

  不顾另三人还处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晋安继续往下说道:“黑雨国四大魔鬼的故事我听人说过,我发现所有人都忽视了这个故事里最重要的一个人!黑雨国的国王!”

  “喜欢生剥活人皮,窃取寿命,炼制长生不死药的国师,未必就是黑雨国最恶毒的魔鬼,我倒是觉得故事里鲜少提及的黑雨国国王才是隐藏最深的最恶毒魔鬼!”

  “能把吃人女子,吸活人血的干尸,喜欢骗取小孩纯净灵魂的魔鬼,能扒皮炼制长生不死药的四大魔鬼收到麾下,能在四大魔鬼间玩弄平衡权术,能驱使四大魔鬼尽职尽责为他寻找长生不死之法的黑雨国年迈老国王,你们不觉得这种人才是最阴险可怕的魔鬼吗?如果黑雨国的魔鬼真的在半年前脱困逃出,我觉得逃出来的魔鬼不只四个,而是一共逃出五个魔鬼,隐藏最深的最大魔鬼正是黑雨国老国王。”

  晋安越说越让人心惊。

  甚至大白天都让人觉得四周寒冷。

  “如果黑雨国国王还活着,四大魔鬼肯定会继续屠城扒皮炼长生不死药,窃取别人寿命献祭给黑雨国国王,帮其继续续命。”

  古丽扎尔脸色吓得有点苍白的看看父王,看看库力江叔叔,想要听到有人反驳晋安的话。

  想听到有人亲口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她看到的是,父王和库力江叔叔全都陷入沉默,眉头紧紧拧起,公主心头慌乱。

  公主眼神慌乱,求助的柔弱看向晋安:“黑雨国四…五大魔鬼的阴谋…这次没有得逞,那他…他们还会继续来月羌国,想要继续害我父王吗?”

  “沙漠很大,我倒觉得他们未必会死盯一个月羌国,这次的阴谋失败,在情况未明前,他们只会对月羌国更加投鼠忌器。”晋安这话并非是安慰话,沙漠很大,小国林立,如果他站在对方的立场,根本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次失败了,可以改其它地方为目标。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只会觉得在月羌国的失败,只是一场意外,恰好有一名汉人道士路过,救了月羌国国运。

  只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把哪个沙漠国家,定为下一个狩猎目标?

  接下来,晋安又与国王商谈了许多细节方面的事,更多了解到黑雨国、姑迟国、沙漠。

  等了解得差不多时,国王忽然让公主和库力江大大胡子先退下,他有一些私事要跟晋安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