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方外志异

第441章 神王

方外志异 无色定 6509 2021-05-01 08:4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方外志异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玄微子淡然说道:“地上神王?沙多万阁下未免扯得太远了,我还没有这么宏大的理想。”

  即便玄微子嘴上这么说,可他也不得不承认沙多万眼光毒辣。如今伴随洞天福地相勾连,星纲法坛渐次笼罩整个互保同盟,常青城已经成为灵枢汇聚之地,与整个互保同盟的山川地脉相呼应。

  这个过程中,“世界树之枝”经历祭炼,在玄微子手中,发动阳神能够感应互保同盟内一切天地山川、生灵物类。只要玄微子愿意,神念化身便可随意在互保同盟内任意地方显现行走,呼吸菁华、运转灵枢,化身也一样有传奇施法者的水平。

  甚至玄微子不必显现化身,他置身常青城的洞天福地中,凭借“世界树之枝”施法,就能无视距离限制,让魔法效果直接在互保同盟内的任何地方展现,只要那里没有“反魔场”之类的效果。如果是在互保同盟之外,玄微子也能凭借化身感应,将法术投射到另一片大陆上。

  所以沙多万称玄微子是地上神王,还真不算有太大偏差。如今的玄微子动心起念便可遍照千哩山河,举手投足有莫大威能呼应共鸣,甚至再现一次“无尽复仇风暴”也不是问题,还不用像翠绿之环那样献祭一大批高等德鲁伊。

  端坐于此的玄微子本尊,修为法力相较于过往有了极大提升。其实自从他在暮光王廷重证出神入化之后,原本受限于规则法度,无法完全展现的阳神,已经可以契合蜕凡仙身,运转法力。

  丹道修士勘破苦海、炼就阳神,本就是蜕凡为仙,较之过往有翻天覆地的提升。阳神真人身心混合造化玄机,运神行炁便可策役万神。

  按说出神入化也有一步步修悟印证的次第,可玄微子本来就炼有阳神,从出摄外游、温养炉鼎到化身五五各重境界,反倒精进神速。

  加上玄微子勾连洞天福地、定鼎山川灵枢,配合“世界树之枝”,法力之深、感应之广,一吐一纳如搬运山河,就算是古什姆亲临,玄微子也有把握将其制伏镇压。

  其实现在玄微子的情况,已经不能算是什么传奇施法者了,阳神不灭、驻世长生,他更接近于这个世界的不朽存在,生命存在与凡物有着本质性的差别。

  加上笼罩整个互保同盟的星纲法坛瞒不过沙多万这些人物,在他们眼中,星纲法坛确实就跟“首脑”的灵能网络类似,可以汲取民众的心灵能量、发动广域灵能。

  这一系列配置加起来,玄微子确实距离地上神王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在互保同盟内部,已经不存在可以抗衡玄微子意志的人或者群体了,就连五芒星之塔也反过来被玄微子所引导。

  但对于玄微子自己来说,他并不打算去做这个地上神王。就如同星纲法坛的中天帝座至今空悬,哪怕这个位置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迈步的距离。

  诚然,以如今星纲法坛的规模,玄微子若是登临中天帝座,神通法力必定再上重楼,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如轩辕垂拱、且战且仙。到那个时候,拿撒吕依也是任由玄微子搓圆捏扁的货色。

  然而如今星纲法坛已经牵涉到相当广大的地域,还隐约要勾连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规则法度。玄微子一旦登临帝座,自身修为境界、道法根基,将彻底嵌合进这个世界,与这片方外天地同存亡、共休戚。

  这种地上神王、治世圣人的成就,与玄微子所求仙道超脱、长生逍遥相悖。

  如果玄微子还是上辈子的心性追求,估计会非常乐意成为这地上神王,但两世修行,玄微子所悟已经突破昔日漏弊,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何况如今以玄微子本尊的实力,放眼世间也没多少对手了。他要对付拿撒吕依有难度,对方要杀自己也绝非轻易。

  “不管如何,我还是希望能跟阁下与互保同盟维持和平。”沙多万说道:“我会约束人手,以免他们为了个人和小团体的利益,破坏双方关系。”

  “如果阁下约束不住呢?”玄微子问道。

  “奥秘之眼也有自己的规矩,相应的处罚手段足够震慑。”沙多万补充一句:“那些顽固不改的个人或小团体,如果他们仍然打算追随拿撒吕依,可以自行离开。”

  玄微子笑道:“而那些人的死活,沙多万阁下就不必关心了,对吧?”

  “出于对法师群体发展的重视,我还是希望奥兰索阁下可以宽大处理。”沙多万说道。

  玄微子笑眯眯地回应说:“我的家乡有一位吟游诗人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要大度的人,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沙多万愣了一下:“奥兰索阁下是哪里人?我还是头回听说这句话呢。”

  玄微子说道:“其实我跟拿撒吕依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无非是互保同盟的发展动摇到奥秘之眼的利益。生意上的竞争这是难免的,如果要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厮杀,我也不怕。但是在我看来,起码目前还有商谈的余地。”

  沙多万叹气说:“拿撒吕依也许是预感到,这样的余地很快就没有了吧。我在来常青城的路上,看见有些农田已经用上树人来协助收割粮食?”

  “树人?哦,那是星辰教团做实验而已。毕竟新大陆人口不如旧大陆稠密,收割粮食要耗费大量人力,过去还不得不从城镇聘用劳工。”玄微子随口回应:“有些事情与其交给人类弯腰劳累,不如交给死板笨拙的构装体。”

  如今星辰教团内部,同时进行着许多方面的研究和开发,并不局限于法术与炼金术。一方面是教团组织上了规模,自然会有人专门负责研发各类魔法物品,另一方面是星纲法坛的扩大,让他们将过去部分设想可以应用开来。

  星辰教团开发出许多跟星纲法坛相关的应用法术,是连玄微子也没有预料到的,其中就包括一种将精魂树木改造成类似树人的构装体,具体原理除了模仿翠环德鲁伊的树人,其实还参考了常青城南方不远处的“蔓生怪之王”。

  那种树木构装体比起德鲁伊的“橡树守卫”远远不如,迟缓笨拙,智力程度比家猫家狗还低劣,只能做固定的几个动作。但是由星辰教团的授箓祭司施法,可以让树木构装体直接从星纲法坛获得充能。

  尤为难得的是,迈入中等层次的祭司就能够制作出这种构装体。构装体本身也是一棵活着的精魂树木,就算使用过程中造成损坏,只要没坏得太彻底,让构装体扎土生根,就能自行汲取地水风火四大元素进行修复。这部分工作,刚授箓的教团祭司就能完成。

  这种构装体经过近一年来的试验,在平坦的农田中,基本的翻土、犁地,已经大致可以代替人力与畜力。最近还在尝试让构装体协助农夫收割粮作物,给它们配上镰刀,效率基本是人力收割的几十倍,农夫只需要在后面跟着收粮食就好。

  可想而知,这种魔法农业机械,未来将在互保同盟境内大规模应用。而且星辰教团的成功,也刺激了五芒星之塔与翠绿之环的跟进,试图打造出可以广泛应用的魔法器具。五芒星之塔的工匠法师显然不满足于打造魔法列车与魔法船。

  其实这就是玄微子想要的状况,他一个人修为境界再高,也无非是他的独私成就。星辰教团的成员受益于星纲法坛,但他们也会反过来影响星纲法坛,为它添加更多功能,填补空白。这不仅仅是皈依大道的指引,也是对自度度人信仰的践行。

  星辰教团发展到这种程度,就不需要玄微子亲自去搞什么研究开发了,教团成员自己更清楚在实践过程有怎样的困难,经验总结的过程中,也是不断改良和开发各项技艺,教团整体与互保同盟都因此获益。

  “你们这样搞,互保同盟的实力很快就能超越过去的大伦底纽姆帝国。”沙多万说道:“更别说现在帝国已经分裂了。”

  玄微子问道:“帝国分裂,难道不就是你们奥秘之眼刻意引导的结果吗?”

  “唉,别提了,说起这个真是没脸见人。”沙多万摇头摆手。

  “我倒是对目前伦底纽姆城的状况挺感兴趣的。”玄微子问道:“不知能否跟沙多万阁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沙多万问道:“奥兰索阁下难道也有往帝国里插一脚的想法?”

  “我可没有这么无聊。”玄微子说道。

  “其实我们对伦底纽姆城内的了解,估计还不如这位帕丽娜夫人吧。”沙多万目光望向玄微子身边两位女性,当他看见烈风领主的时候,还有些讶异地说道:“没想到还能亲眼见到一位强大的至高妖精,我这回来常青城还真是收获不少。”

  玄微子当然可以独自一人跟沙多万会面,拉上帕丽娜与烈风领主,就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这边的势力。相比起星辰教团、不凋金花会这些摆在明面上的力量,玄微子身后还有暮光王廷的协助。

  这其实就是一种宣告——如果要把战火延伸到主物质位面之外,玄微子也有足够的底气应对。

  任何平等关系,都必然建立在武力对抗的基础上。而且这些东西并非藏在台面下的黑手,恰恰是放在明面的震慑。到了玄微子这种境界,阴谋算计反倒并不重要了。

  某种意义上,拿撒吕依的三次失败,重点不在于拿撒吕依一个人,而是要威慑那些试图追随拿撒吕依的法师,让他们明白,为了短暂利益盲目追随拿撒吕依,很可能面临与拿撒吕依陪葬的下场。

  拿撒吕依是传奇法师,他有自保脱身的手段,其余法师在激烈对抗冲突中,又有多少把握?是否真的要把生命耗费在传奇强者的交锋中?

  沙多万重新主持奥秘之眼,就是给这些法师一个退路。其实经历洛耶夫城的失败后,拿撒吕依权威大丧,明面上已经没有太多追随者了。纳哈萨废土的再度失败后,拿撒吕依基本就成了孤家寡人。

  即便拿撒吕依仍然是传奇法师,个人的实力丝毫不假,但兴风作浪已经不再容易了。

  ……

  看着布满猩红云层的天空,拿撒吕依对这个位面的环境说不上喜欢,但云层中充斥着杀伐与狂怒,那种瓦解一切理智与思维的混乱,恰恰是拿撒吕依所需要的。

  缓缓低下头来,拿撒吕依从一处狰狞冲天的尖顶山峰飞落,周身如心跳般起伏的虹光波纹,强大无比的灵魂直接攫取外界物质,塑造出这个尚不健全的肉体,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施法能力。

  “凡类,你竟敢擅闯我的国度!”

  怒吼声从前方传来,那是一处堆满了苍白骷髅头的巨坑,周围耸立着一圈漆黑的方尖碑,碑上咒文生长出魔法锁链,将兽人之神古什姆束缚在骷髅巨坑中。

  “你的国度?”拿撒吕依冷笑说:“你就跟那些兽人一样,脑子里只有无休止的侵占与征伐,这一处位面原本就不属于你,不过是你侵略夺占。位面原主和所有生物被你斩杀,他们的位面家园与灵魂被你扭曲污染,变成跟你一样残暴、弱智、低能的兽人。”

  古什姆还在那里咆哮,偶然可见血怒红焰从眼角飙出,天空猩红云层也在不安翻涌。

  拿撒吕依身形缓缓飘起,就见十二根光翼自他背后展开,恢弘神迹渗透进整个位面,狠狠压制着古什姆的超凡神力,整个位面也为之一震。

  “真是千疮百孔的位面特性,难怪被我依附进入都不能察觉。”拿撒吕依俯瞰着古什姆,忽然就有十几柄虹光大剑凭空出现、从天而降,直接贯穿了古什姆的身躯。

  “虽然遭受到不小损失,但也算初步达到预设目标。”拿撒吕依背后光翼疯狂扩张,转眼间如垂天光幕,隐约有虹彩流转。

  “像奥兰索那样的人,仅仅毁灭他的肉体是不管用的。只有让他迷失于混沌狂乱之中,彻底动摇他的灵魂,断绝他与外界的联系,才有可能真正消灭他。”拿撒吕依望着古什姆说道:“这个位面是我给奥兰索准备的永恒囚笼,而你将会被我锻造为一柄足以弑神的武器,为我扫平所有阻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